日期:
  • 天气预报:

当前位置:首页 -- 德育管理 -- 安全教育

我们的五个孩子

发表日期:2010-02-25 20:45:33 作者:《新闻1+1》 点击:1954

主持人(董倩)

  晚上好,欢迎收看《新闻1+1》。

  大年初五这一天,浙江省天台县的五名十岁上下的儿童同时失踪,虽然是在春节期间,但是这件事情还是引起了无数人的关注。这个年过去了,五个孩子的遗体也找到了,目前尸体解剖表明的直接死因是溺水而亡。

   从大年初五开始,当浙江天台县五名孩子离奇失踪的消息被媒体广泛报道时,事情的任何进展都牵动着大家的心,而对于明天将要召开的第六次新闻发布会,自然也备受关注。回顾短短几年内发生的一切,大家的心都在跟着事件的进展起起浮浮。

  大年初五浙江天台县下路王村,带着妻小回家弹琴的蔡修明、蔡修通兄弟俩,发现他们的三男两女共五个小孩,在同一天内一起失踪,他们中最大的13岁,最小的只有7岁。
  
  白岩松(评论员)

  首先在生命第一的这种情况下的时候,更何况是五个让大家都会牵肠挂肚的孩子的生命的面前,必须拥有一种高度的负责任的态度,所以我觉得高密度的新闻发布会就是一种负责任的表现。

  第二个很重要的一点,这个事情一出来之后,当还没有找到孩子尸体的时候,大家的猜测很多,比如说是不是拐卖了?另外是不是被绑架了?是不是被仇杀?你看不管哪一种猜测,都会导致村子里400多人,甚至整个县里的人产生巨大的恐慌。那么在这么多的人群产生巨大恐慌的这种情况下,情绪的不稳定,包括整个社会环境的不稳定都是有可能的,因此高密度的新闻发布会,接二连三地要把最新的信息不断地通报给有可能恐慌的人们,以便于尽早地平复他们的关切,或者平复他们的某种激动,或者说这种恐慌。

  我觉得第三点,从本周开始,这条新闻已经不属于天台县了,甚至不属于浙江了,而是属于全国四处所有关注这件事情的人们,因此高密度的新闻发布会,也是给所有关注这件事情的人一个交待。

  主持人:

  你看现在的死因是初步调查出来是溺水身亡,还有待于明天警方的最后确认。目前来看媒体的报道,孩子的家长对这个结果是认同的,但是他们也提出了一些问号,一系列的质疑,未来怎么去解决这些质疑?

  白岩松:

  我觉得现在还不能说需要等到明天正式的新闻发布会的时候,来通报最后整个事情的过程,以及最后的结论。那么现在得到的,也就是昨天下午这个新闻发布会其实是它的一个物理性的死因,就是说这个孩子是怎么死的。从现在来看,只能说没有机械性的损伤,也就是外面是不是用刀、斧或者怎么样,没有掐脖子,然后也没有出现其它的中毒这种事情等等,一个一个在用技术性排除,但还没有直接导出,最后的结论完全就是他们五个……

  另外这五个孩子是怎么落水的呢?他们的家长现在也会有一些疑问,就是说他们为什么还会分散呢,并不在一个地方?另外,也会发现有类似糖果或者衣服的状况,这些担心,包括这些猜测,我觉得都会在明天的时候,给予一个更清晰的答案。


  但是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我觉得一开始有一点是非常对的,以后恐怕类似的事件都是这样,就是刚一发生这件事情的时候,从警方,包括政府,包括各个层面的人,都把这个事情向最坏的方向去考虑之后,来采取对应的方式。开始的时候,他们就想到了几种,有可能是不是被拐卖了,或者是不是走失了,组织几百人去山林里搜山,然后同时也开始各个线索,向媒体求救等等。轻的、重的、甚至最重的,他甚至开始怀疑了,会不会有合伙人或者说是仇杀,把他们的孩子给杀掉呢,包括警方也想到了这个结论。因此当所有的这些,按照最坏的方式都已经想到了之后,会跟大家的猜测想到一个方向去,这样的话大家会一起奔着这个解决的方式去走。如果一开始把它想的,挑好的方向去想,想得很简单的话,事情再发生复杂的变化,有可能导致大家更大的质疑。我觉得这一点上来说,天台县的警方在这一次做的是(很好),而且县里头是把它当成头等大事。

  主持人:

  一个水塘夺去了一个家庭的五个孩子的生命,这个偶发的事件让我们不得不再关注一个一直以来的话题,就是孩子们的安全,尤其是农村孩子的安全。城里的孩子有很多人在看着,那农村的孩子,他们的安全状况到底是怎么样?我们的节目稍候继续。(播放短片)

  蔡修明:


  回来第一天,他们跑到水库,还不到水库,我们把她追回来,叫她不要在那边玩。

  解说:

  如果孩子们记住了父亲的警告,如果五个兄妹在分手前的最后一天,始终有父母和亲友的陪伴,如果水塘边有危险的警示牌,如果村子里有比这个水塘更吸引孩子玩乐的地方,或许悲剧就不会发生。遗憾的是五个兄妹最后的时刻,这些如果都没有发生。

  柴伟灿:

  当地在外经商的比较多,如果全家在外面的,大部分都是带出去念书,有部分(在家的)孩子是老人带。毕竟他们是农村,他们会在田野上,或者村里这种环境玩比较多一点。

  解说:

  田间地头,水塘边上,都是农村孩子的重要选择,在带来童趣的同时,危险也无处不在。例如溺水死亡的悲剧就不仅仅出现在这个400多户的村庄里。有一份资料显示,仅在2008年,我国就有2万多青少年非正常死亡,其中,溺水更是头号杀手,特别是在农村,儿童溺水死亡的人数是城市的五倍,而他们所要面对的还不仅仅是这些。

  受伤儿童的母亲:

  从头烧到尾,哪里都烧完了,还有一点点。

  解说:

  去年1112号,广州贺州市杨会村一鞭炮黑作坊发生爆炸。在那场事故中,当场死亡一人,受伤13人,除一名伤者是老人外,其余都是小学生,最大的15岁,最小的7岁,其中有三名来自单亲家庭,还有一名孩子是在奶奶的带领下,前去黑作坊做工,他的奶奶也是伤亡人员中唯一的一名老人。利用课余时间去挣零花钱,而且孩子的父母并不知情,这就是这些农村留守儿童的生活现状。尽管当地村委会曾经发出过安全书,尽管留在村里的村民也劝过家里的老人和孩子,但由于父母在外打工,缺少监管,最终还是没有制止住悲剧不得发生。

  对于农村儿童的安全,除了生活中的危险,还有这样一份调查资料。去年1120日,全国首份农村儿童食品安全调查报告发布。调查显示,2008年有近两成农村家庭遭遇了儿童食品安全问题,其中食品过期,包装不合格,含有害物质,含超标的添加剂,一系列问题都在威胁着农村儿童的身体健康。调查显示,7-14岁孩子自己购买儿童食品的现象比较普遍,半数以上的家长对孩子买零食的行为时管时不管,还有22%的家长则采取完全放任的态度。这样的一份调查也仅仅只是针对北京的13个郊区县。

  田间地头,水塘边上,还有非法作坊,以及一个又一个来自农村儿童的调查,反映出的是农村孩子们一条并不平坦的成长之路。特别是那些留守儿童,监管的缺失,安全意识的薄弱,包含着的是特殊的社会因素。随着中国农村劳动力的大量流动,父母纷纷外出打工,从而形成了农村特殊群体——留守儿童。这一数字截止到2008年已经达到5800万,其中14周岁以下的农村留守儿童约4000万,留在家的孩子,或者跟随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等老人住在一起,或者只有孩子自己在家。显然,浙江天台的这起悲剧给我们留下的仍然是一个沉甸甸的话题,那就是怎样为留守儿童撑起一个安全的保护伞。

  主持人:

  什么对于农村儿童来说最重要,一直以来我们觉得让他们跟城市的孩子有一样的学习权利,这最重要,看完了这个片子以后,我们觉得安全比读书还重要。

  白岩松:

  20年前的时候,我们一提到农村孩子想到什么呢,是希望工程,也就是说我们最重要的事情是让上不起学的孩子上学。这五年,我们想的最多的事情是让农村跟父母出来打工的孩子能够平等地在城市里上学,同时这一两年又开始提留守儿童了。是,这些很重要,但我觉得还有比它们更重要的,那就是农村孩子的生命健康。因为他们的生命健康,其实现在面临着非常大的挑战,不仅仅是留守儿童。

  比如说我们回到这起事件当中,在这五个孩子当中,其中一家有四个孩子同时不幸地遇难了,其中老二是留守儿童,在老家待着,那三个跟着父母流动地在甘肃上学,过年回家的时候,老二跟他们亲的不行,这五个孩子睡在一起,腻在一起,玩在一起。但是对于在外头打工,他们跟着父母在外面上学的孩子,老家重新变得人生地不熟,他们就会去,他爸爸一直在后悔,在甘肃水少,没有交他们游泳,一直在后悔。而正是因为那边水少,回到家里跟水就亲。在这个过年和前几次过年的时候,他们不断地去鱼塘,甚至水很冷也要去抓泥鳅。因为对于孩子来说近水的那种天性。

  那么好了这一次重新变的人生地不熟,当村里的孩子,据媒体报道,很少去这些鱼塘,因为知道水深水浅,知道情况,这几个孩子不知道,更何况又发生了变化,这几个鱼塘周围全是那种塑料薄膜,非常滑,沾一点水就很滑。当然最后的结果是怎么样,那需要明天去得出结论。但是你要知道,在过去的农村孩子的成长,恐怕不要说其他的人都熟,连狗都认识他们,村子里就是那样一种和睦的农耕的局面。而现在大家都不是很熟,孩子不常回来,所以这里的隐患就在这里,更不要说留守儿童的隐患了。

  主持人:

  但你说现在的城和乡之间的迁徙,不断的这种切换是一种常态,那孩子习惯了城市生活,再回到再一次人生路不熟的乡村,他怎么办?

  白岩松:

  要在新的时代的情况下的时候,去关注农村孩子的生命健康的问题。我觉得我们似乎这几年关注三农,关注各方面都非常多,但是具体到农村,具体到每一个省或者市,他应该去做好这方面的工作。我听说云南在搞关于三生的教育,就是生命、生存和生活这方面。我觉得对于农村孩子来说,生命的这种安全应该去做。

  比如说再回到这个事件当中,由于很多的水池子都变成鱼塘了,因为他外面是有栏杆的,但是大门是没锁,于是把管鱼塘的人已经控制起来了。你说他冤不冤呢,不冤,因为你要把门锁上孩子就没这事了。但是你要说他冤不冤呢,可能也冤,平常大家觉得鱼塘周围的景色很好,让他开了这个门,他也就没太在意。而且你要知道,全国除了天台之外,会有多少个农村都是这种没栏杆,开放的鱼塘呢。为什么农村的孩子溺水死亡的人数会是城市里的五倍呢,除了游泳技能之外,很重要的一点,现在局面每年都在变,然后监管又不利,大量的留守儿童。

  在这件事情里头,这五个孩子那天父母忙,第二天要走,就奶奶看着他们五个,结果就跟奶奶说了我出去玩,奶奶又管不住,孩子就出去了,如果要有父母盯着呢,头两天有父母盯着的时候,父亲把他们靠近鱼塘的时候就给拽回来。所以你回头去看,现在恐怕在很多的农村都有这样失控、空白,使他们的生命随时存在隐患的地方,我觉得作为对农村公共投入的时候,是不是要考虑到这一点。

  主持人:

  好了,就像刚才我们短片里面提出去的一个一个的假设,假如在这个村子里面有更多的供孩子们玩的娱乐设施,会不会好?假如我们对加大对农村的公共设施,公共服务的投入,情况就会有好转吗?

  白岩松:

  我觉得最重要的不仅仅是这次关注天台,而是全国的其它的地方都要开始关注一下,我这儿有没有可能成为天台。为什么我们的标题要叫我们的五个孩子





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新街初级中学 ┋ 校务办公室电话:0571-83872500
网站备案:浙ICP备09038120号 公安备33010902001262 Copyright © 2004- WWW.XSXJCZ.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