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 天气预报:

当前位置:首页 -- 教工之家 -- 园丁心路

我的那本《水浒》

发表日期:2011-12-14 19:35:39 作者:徐金龙 点击:2416

一九七一年的一个秋天,我背着母亲用几块零碎的旧布缝制而成的布袋,在母亲的哄扯下,来到了村里一所破烂不堪、不经风火的学校。学校是几间坐东朝西的草屋,草屋前,一根毛竹上悬挂着一面五星红旗,在风中猎猎作响。无力而稀稀落落的读书声从破草舍里懒洋洋的飘出。老师都是生产队会计来兼职的。一个操着地道萧山话的老师正笑着把一本语文书和一本数学书递了过来。这是我人生第一次接触到书。

看着新书封面上伟大领袖挥手致意的风采,闻着新书那铅印字的油墨气味,听着老师滔滔不绝的讲课,我的心开始驰骋了。那时是文化大革命期间,课本的内容是清一色的,课外书也是清一色的。什么《奇袭白虎团》、《铁人王进喜》、《草原英雄小姐妹》……如果想看《西游记》、《三国演义》、《水浒》那是一种奢望,而《红楼梦》在当时却是禁书,是碰不得的,至于国外的什么《变形记》、莎翁戏剧等等,是闻所未闻的。虽然书很单一,但求读的欲望随着我识字能力的增加也随之增加了。邻居大哥在看一部纸张发了黄、缺了好几页的《水浒》,我好几次凑上去,站在他身边跟着他草草地看上几页也觉得是一种享受。有一天,我搔搔头皮,对着他忽然提出想借他的《水浒》,他只看了我一眼,一点迟疑也没有,摇了摇头。那时,我有两个弟弟,都开始读书了,父母都是地道农民,赚不到钱,想要肚饱也是不可能的,每天早晨,我们三兄弟吃的都是萝卜粥,一到中午,早就饥肠辘辘了。如果说想去买七分钱一本的连环画---《奇袭白虎团》,那是提都不敢提的,一旦提及此事,父亲的眼睛就会射出咄人的亮光,更不要说那本《水浒》了。于是我心底里萌发了积少成多的想法,从自家的竹园里锯断了一根竹子,取中间一节做成了钱罐。钱罐有了,零钱却从哪里来呢?我寻思起来了。

小时候的夏季是我最快乐的季节,家的前后左右都是很大的池塘,只要是星期天和暑假时,我和几个小伙伴总是光着屁股整天浸泡在池塘里,时而漂浮着游,时而潜着游,时而捉着小鱼小虾,时而摸着泥土石缝间的螺蛳。每到吃晚饭的时候,全家人总是笑得很开心,因为桌上有了我从水中捕获的荤菜,但我的心中时常会闪出那本泛黄的《水浒》的影子,始终无法在我的心中消去。于是,我有时整天的开始摸螺蛳,一脸盆满了,用水桶盛。第二天就拿到村口的一家小店门口放着卖。那时啊,是五分钱一大碗,卖了一天才有五角钱。于是,我的钱罐终于有了自己的钱,脸上也绽出了愉悦的笑意,连树上的知了也聒聒地为我欢叫。几天下来,钱罐的钱有点沉甸甸了。我终于赶了七里路,到绍兴的一个叫杨汛桥的小镇的一家小书店去买《水浒》,遗憾的是,书店没有《水浒》的书,老板望着我那渴望的眼神告诉我,只有到杭州才能买到,乡下的书店是一般买不到的。杭州是到不了的,感觉好像很远,那时连自行车都没有的。

我终于买到《水浒》了。那是刚读初中的一个暑假,一个同学兴冲冲地告诉我,说他曾经看到一家书店有《水浒》,于是我砸了钱罐,奔走了十多里路,汗涔涔地来到坎山古镇的一家书店。那时,我到书店看到书柜上静静放着的那本《水浒》,那简直是喜出望外,又是何等的激动。书的封面是彩色的,武松正骑在老虎的背上,紧握着铁拳挥打老虎。我的眼前又浮现出我那邻居看《水浒》时,脸上显露出时而微笑、时而激愤、时而无奈的神情。那本泛黄的《水浒》竟然具有如此神力,让我的邻居大哥每天早晨都举着石篐,呀呀的叫个不停,还不时的模仿武松打虎的神威,煞有介事般地东挥西击。有一次,在半路上,他看到几个小流氓正在围着一个姑娘戏弄,弄得姑娘连连恳求,但无效。他勇敢地站出来,大喝一声,居然挥拳把那几个小流氓打得东倒西歪,大快人心,一时,被乡里人传为美谈,成为“武松”!我急切地掏钱买了《水浒》,顺便花了五元四角的钱买了一本《现代汉语大词典》,又是一路的奔走,呼哧呼哧地回到了家。然后用一张报纸把书的封面包好,在扉页上恭恭敬敬地写上我的名字和购书地点、日子。此后,我凭着词典,一页一页的翻阅起《水浒》,书中那“鲁提辖拳打镇关西”、“武松醉打蒋门神”的情节,激发起我心中无比的正义感,难怪我的邻居大哥会有如此壮举!看来,一本《水浒》却能提升一个人的灵魂,如有更多的《水浒》就能改变更多人的人生。

秋叶飘落的季节,《水浒》也快要看完了。那时,我吃饭的时候放在饭桌上,边吃边翻;上厕所的时候,蹲着看;上数学课的时候,偷偷看。我完全沉醉在《水浒》中,心中时常会蹦出鲁智深、武松等等的英雄形象。在班级里,时常会在同学面前讲几个《水浒》里的故事,来展示自己的成就感,又时常会拿着《水浒》到同学面前炫耀一番,几个同学多次向我来借书,都被我一一回绝,非常干脆,非常神气。但课间也有几个够感情的同学会借去看几节课,然后很快就还给我了。一日,课间操结束,我回到座位,正等待着语老师来上课的时候,不经意间往书包里一摸,居然那唯一的厚厚的一本没了,我以为是我的同学在跟我作乐,把我的那本《水浒》藏起来了。当老师表扬我的作文笔法老练时,我却高兴不起来了,我的心却惦记着我的《水浒》。只是等待着下课铃声响起,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听课。终于等到下课,我左顾右看,东问西听,打探我书的下落,却如石沉大海。我的心顿时失落起来,伤心极了。当x君悄悄告诉我,说是y君偷走了我的书时,我曾与y君争吵不休,以至于好几次被老师叫到办公室里训斥。最终毫无结果。我知道我的那《水浒》,也许是被同学偷了,但毫无证据,再也不会回到我的书包里了;我知道我的那“鲁提辖”“武松”,也许是调皮的同学藏起来了,过几天或许又会悄悄的放回到我的书包里;我知道我的那本书,也许是被老师收缴了,再也要不回来了。我失神,我沮丧,犹如撕裂了我的血肉之躯。我食不甘,睡不香,我再也炫耀不起来了。

我得《水浒》,如裴航得云英,也有“蓝桥路近,玉杵携将”之情感。书页之间,时常会用铅笔在陌生字旁表上同音的字,直到把整支铅笔吃得只剩了一支铅芯,那一页一页的纸张,我是多么的熟悉,如同老朋友一样了,即使把这书化作了灰尘,我也认得是我的!

四十多年过去了,银丝夹在我的黑发里,我也已成一翁了,在感叹人生沧桑的同时,也为眼前的孩子而感到庆幸。现在各大新华书店的书真是琳琅满目,孩子们手头的书要有尽有,特别是网络时代,一点鼠标,即可阅读。回想自己少年时代生活的艰辛、环境的艰难、物质的贫乏、交通的闭塞、精神的封闭、求书的痴迷、买书的不易、失书的痛苦,不觉心潮起伏,潸然泪下。

我失去了第一本《水浒》,不知道为什么,以后读《水浒》再也没有那种激情和震撼了。第一本《水浒》的阵阵幽香始终在我的心间散发着,让我念念不忘!什么时候,希望那本涂着我歪歪扭扭铅笔字的《水浒》,能奇迹般的再回到我的身边,就像那本五元四角的《现代汉语词典》一样,虽已泛黄破旧,但我还敝帚自珍,安然地停放在我的书柜里,每当看到它,终会浮现出草舍、毛竹旗杆、破书包、萝卜粥、小鱼、螺蛳、邻居大哥,还有那部《水浒》。

唉,我的那本《水浒》,我的那个悠长而充满辛酸的故事!

 

 

                                        

 





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新街初级中学 ┋ 校务办公室电话:0571-83872500
网站备案:浙ICP备09038120号 公安备33010902001262 Copyright © 2004- WWW.XSXJCZ.COM All Rights Reserved